长沙麻将258|长沙麻将怎么吃牌
簡體中文|繁體中文

您當前所在的位置: 首頁 > 警營風采 > 文學作品

車的故事

來源:東陽市公安局      發布日期: 2019-07-22

蔡偉華(東陽市公安局)

那日,與幾個朋友一起喝茶聊天,聊著聊著就聊到了東陽的輕軌與高鐵。我的腦海中便忽然憶起一些與車有關的故事來……

父親遠在青海工作,兒時多次往返,因此對綠皮車廂特別鐘情,心中老是在想:如果自己的家鄉也有火車,那該多好啊!

老家在鄉下,距縣城30公里,上世紀七八十年代,經過我們村的班車屈指可數。印象最深的是,每趟班車不僅要等上半天時間,而且還都擠得要命。為此,有些出遠門打工的村民怕坐不上班車,就寧愿多出車錢坐“回頭車”——班車終點站是東方紅,而我們村距東方紅只有兩站路(那時不是車站中間是不停車的),于是有的村民就先從我們村的車站上車買票坐到東方紅,然后不用下車,重新買東方紅到東陽的車票。

1985年招工報名時,是父親陪我到縣城(那時還沒改市)參加考試的,來去坐班車,票價剛好是一斤肉價——6角5分。考試結束后,我們趕上了回家的末班車,記憶中那是一輛加長客車,兩節車廂連在一起的那種,加上人多,客車仿佛是一頭不堪負重的老牛,搖搖晃晃開了兩個多小時才到家。本來身體不好的父親,鐵青著臉、緊皺著眉頭擠站在的班車上直冒虛汗的情形,永遠定格在我的腦海中……

那年冬天,我進城參加工作。報到那天,朱兄一大早就騎一輛加重自行車來我家,說要陪我去,并提議騎自行車。我心中甚是過意不去,卻也拗不過他的那份真情。于是,我騎著父母剛給買的一輛“大橋”牌自行車,車架上帶著一只裝了幾件換洗衣服的木頭箱子就上路了。

那時,我剛學會騎自行車不久,又是第一次騎長路,故印象深刻。那天的天氣特別陰冷,田野上一片蕭瑟。路面是沙石路,車輪子碾著砂石發出“沙沙沙”的聲響,稍騎不慎車輪子就會打滑偏倒,而一旦有汽車駛過,車屁股后就會揚起一陣塵土,令人避之不及,故我騎得格外小心謹慎。我和朱兄騎騎歇歇,整整花了三個多小時。此后,每逢休息或節假日,我都會騎自行車回家看望父母。而父母給我買的那輛自行車,我騎了整整18年!

父親是汽車修理工,修了二十多年的汽車。“你父親的修車技術真是一流的,他只要聽聽汽車的聲音就能找到病車的問題出在哪。”父親的同事德叔多次對我說。曾有那么一陣子,我的理想就是長大后像父親一樣當一名汽車修理工。然而,在我參加工作后不久,父親半夜發病,被鄰居用拖拉機送到離家七八公里外的一家醫院救治,等我第二天接到電話趕到醫院時,父親已生命垂危……

時光飛逝,隨著生活水平的提高和工作節奏的加快,十多年前我買了一輛摩托車,大大方便了出行,只不過在冬天騎摩托車的話,那“肉包鐵”的滋味真是“倍兒爽”。三年前,我終于擁有了自己的轎車——如今,我回老家,若上高速,二十多分鐘便可到家。

[返回首頁][打印本文][關閉窗口]

聯系我們 版權聲明 瀏覽建議 隱私保護 法律責任 網站致謝 網站地圖

Copyright @ 版權所有:金華市公安局    網站標識碼3307000016     浙ICP05016397號-1     浙公網安備 33070202666666號

长沙麻将258 吉林快3网上投注 新时时赚钱技术 时时彩走势图技巧 九州彩票网站app 重庆时时露珠网址 内蒙古快三一千期走势图 新氧网官网 广东快乐十分是骗局吗 702518com王中王论坛 天津福彩快乐十分组选前三组